方升访谈录|杨小明:开发区走向城市化是必由之路


作者:砍地 2020.05.22 09:26:36 阅读:584 报告下载

3-1.jpg


    2020年是上海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浦东经过30年的迭代升级,铸就了如今的城市样板,完成了从农业化到工业化的文明进化。在这样改革发展的大背景之下,有四家开发公司为浦东的经济发展开创了新篇章,其中以上海张江(集团)有限公司为代表的创新高科技产业中心;以上海外高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外高桥)为代表的自由贸易区;以上海金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桥)为代表的的先进制造业;和以上海陆家嘴(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陆家嘴集团)为代表的CBD金融集聚区。而作为当年浦东四大开发集团公司外高桥、金桥、陆家嘴集团其中三家开发公司的总经理杨小明,在面对这三种不同的业态时的思考是怎么样的呢?跟随方升访谈录,一起走进“杨小明的世界”。


3-2.jpg


杨小明




     我当年第一站是到外高桥,“上海外高桥保税区”是当时正式对外的中文名称,而在做英文翻译的时候,市里同意我们浦东使用“Waigaoqiao Free Trade Zone”即“外高桥自由贸易区”。但当年在开始发展过程中,实际上离“自由贸易区”这个概念还存在一定差距。“自由贸易区”从本质上来说就是贸易的“极大便利”和贸易的“最低成本”。极大便利就是你的许可证等管理要开放,而最低成本主要是关税,所以零关税和相关许可证管理是自由贸易区的两大的基本特征。我到外高桥以后,主要还是利用外高桥的免税政策做出口加工。


产业发展与城市发展的关系?


     而到金桥以后,金桥当时很明确的定位就是先进制造业,也希望上海的新兴制造业产业能够集聚到这里来。但首先也碰到一个很大的难题:第一是重要的行业和产品控制外商独资;第二是严格控制内销,当时的经济技术开发区流行的一句话就是“出口为主,外资为主”。也正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很重要的项目都是中外合资的,还有一大批轻工业产品、家用电器、饮料、医药产品都是中外合资。当时是一手忙着征地动迁、土地整理;一手忙着招商引资。所以从1990年开始动土到2000年前后,差不多用了十年左右的时间,20平方公里的土地已经全部开发。所以我们的开发区搞的比韩国、台湾的要快,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政府支持,所以政府支持的结果就是效率极大的提高,引进的速度特别快。


     之前有很多人都在问我,有没有想过金桥这个工业区未来应该朝着怎样的方向前行?又为什么会去做“碧云国际社区”这样一个产品。其实说实在的,当年只是脑子里朦朦胧胧有一点感觉,觉得工业区必须要朝着产城融合的城市化方向走。所以我在金桥就任期间,大体规划是没有变的,更多去思考的是怎么样与时俱进的开发和建好它。当然,从今天的角度来看,金桥最终会完成一个去工业化的过程,也许可能要三十年、二十年、甚至更快。尤其是像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未来的制造业类型应该属于高科技类的制造业,因为传统的制造业成本承受能力低,所以一线城市需要重点关注服务业的发展,还有很多我们传统意义上不认为有产业价值的行业,例如文化、娱乐、体育等。


     (开发区最终都会完成一个去工业化的过程,而在这条去工业化的道路上,未来可能还会衍生出很多新兴产业,如果能提前预见这些产业的发展方向,城市化的功能才能更好的与这些产业相结合,朝着需要发展的目标而前行)


     而金桥当时的制造业发展,只是顺应了特定历史时期的发展,并非永远不变,成本会是限制传统制造业比较重要的因素。当内部成本到达一定极限以后,就需要靠其他成本替代,所以制造业受成本的压迫而转移的现象,是无法控制的客观规律。当然,产业从大城市到小城市,从小城市再到边远地区,怎么样把每一步的效率提高,如何抓住产业变迁的规律,这是我们在产业发展过程中需要去思考的问题。


     (开发区必将走向城市化发展的道路,而开发区的产业尤其是传统制造业将会随着开发区的发展面临升级和转移,而“成本”是限制传统制造业最重要的因素。所以未来要实现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就必须遵循两个目标: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未来创新社区在城市化发展中充当何种角色?


      在城市化的开发里有一个策略,就是创造一个目的地,创造一个社区,把人集聚起来。但是关键点在于你如何创造一个“大环境”让这里的人留下来,这一点非常重要。而谈到“创新”,影响创新的根源究竟是什么?是我们中国人智力不行吗?当然不是。创新其实分为两种,一种是天才型创新,一种是试错型创新,而试错的过程是一个烧钱的过程,也许你能够烧到底,最后出来一个创新结果,但也许你烧到底也不能出来一个结果。现实的原因其实是我们目前试错的个人成本太高,你在研发和创新的过程中,需要交税,你不交税就会变成偷税漏税的原罪。这也就是说,如果你要做一个创新社区,你就不要指望从这些创新人才身上赚大钱,它本身的运作方式就跟一般的地产开发是不一样的。那么不赚钱谁来做?如果连政府都没有一个很好的鼓励政策,将会极大影响创新的结果。


      而未来创新社区的目标群体可能是年轻人居多,如果不能把照顾老年人的责任和义务很好的通过城市功能去化解,年轻人怎么能安心工作?所以我认为创新社区需要把老年人的因素考虑在内。60年代上海嘉定做“科学城”,当时想得很简单,把科研院所和大学都搬过去,后来发现并没有用,一直到80年代还是形不成。现在回想来看,就是因为当地不存一个社区适合知识分子和科技人员们的生活。所以只有生活好才能研发好,生活好才能创新好。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没有一个好的未来预期、家庭的预期、孩子的预期,你是不可能创新出好的价值。


     (创新的未来社区应该考虑:1.降低创新人才及创新企业承担“巨大成本”的风险2.创造一个适合创新人才居住的“大环境”,其中包括了自然环境、社会环境、生活环境等3.多考虑年轻人家庭成员及养老问题。)


       而碧云国际社区当时就是这一点上,走得比其他地区更自觉一点,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碧云国际社区对金桥的产业发展是有很大的贡献的。因此,开发区在工业化的道路上还在继续。我们做开发区的人,眼光一定要放长远一些,因为即便是从今天开始着手做一个城市化改造,有一些成效也是10年甚至20年以后的事情,城市化不是说今天想做就做的,它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过程。


     (开发区在工业化的道路上未完待续,即使终将会有消亡的一天。但做开发区的人,眼光一定要放长远,城市化不是今天做明天就会立马有成效,它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过程。)


CBD:陆家嘴VS其他


      目前,钱江新城的杭州中央商务区、武汉的中央商务区、重庆的江北嘴中央商务区,都在开发类似陆家嘴这样的CBD,我当年刚到陆家嘴集团的时候,建设新楼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大半,但很多人对CBD的价值认识还远远不够。我到陆家嘴集团后,曾找过专业的咨询公司做过调研,调研结果:一、中午吃饭不方便;二、人行交通不方便;三、商业零售缺乏;四、居住和住房问题。也就是说调研结果反映的问题不是高楼大厦本身的问题,而是高楼大厦集聚后所衍生出来的生活需求。基于这几个点,后来我就比较注重如何去改善陆家嘴CBD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所以大概花了七年左右的时间进行改造,而这些改造都非常难。


      在交通方面,陆家嘴最早规划的时候,认为CBD的交通应该是靠汽车解决,所以所有的道路都是围绕汽车为主,而较少考虑人行的交通,而交通的问题也是最难解决的问题。后来也是想了很多办法,发现人行主要交通的一个圆心是在地铁2号线车站,所以我们把地铁2号线出站台拆掉重建,把它建到两层楼的高度,中间做一个大的步行天桥转盘。


       而我们决定建这个项目的时候上海全市正在大量拆天桥,我们这里却要建天桥,那个时候市政府各个部门到现场来开现场会,讨论建还是不建?最后决定由浦东新区区政府自己做决定,所以我跟浦东新区区政府说一定要建,而且我有把握把它建好。因为在我看来,浦西大量拆天桥是一个表面现象,原因是因为不方便。而我们要建设的天桥绝对不是单纯过往的一个通道而已。第一人到了天桥上应该有新的价值收获,比如行人可以在上面拍照,因为陆家嘴的建筑都很好看;第二可以有活动的区间,比如举行升旗仪式、唱歌跳舞等活动时,会有一个平台的空间;第三就是有休息娱乐的功能,天桥上设计了很多休息区域和椅子。因为传统的天桥一般的宽度2.5到3.5米之间,而陆家嘴的天桥建的是10米,结果建好以后大家非常高兴,陆家嘴的天桥也是现今为止人民群众舆论和反对声音最少的。


      除了交通方面的问题,陆家嘴实用住宅太少,满足富人需求的房子多,满足年轻人的少。而实际在陆家嘴CBD里办公的大部分是30-40岁左右的青年人,他们根本买不起陆家嘴的房子,等到他们结婚生子以后,他们需要考虑孩子的教育和上加班接送等问题。所以当我转战前滩规划的时候,我就定了一个要求,任何一栋甲级写字楼,以大门口的入口处为圆心,200米半径之内必须要配备幼托机构,这样你可以早上来把孩子带过来放在托儿所里,晚上下班接回家,类似这样人性化的考虑。通过这个事情我也一直在想,为什么说当年一开始建造陆家嘴的时候没有想到,其实是因为社会没有进步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就很难感觉到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之前我去英国做调查,英国人告诉我他们理想中的金融城CBD价值到底在什么地方?其中有一个价值点就是沟通效率提升。他们认为CBD任意两栋楼之间两个人需要见面,最短几分钟就能通过步行实现。所以我在陆家嘴集团这么多年来,一项主要的工作就是改善投资环境,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入住到这里面来。


      而CBD在整体建设过程中,人们对它的认知其实并不是那么成熟。其中有一个世界公认的规律就是,投资和营运是两个层面的事情,投资是投资、营运是营运。这就要求CBD楼的质量必须要求非常高,因为它要经得起岁月和不断轮流给不同企业使用的考验,所以我觉得陆家嘴地区的办公楼品质还可以有待提高。另外,需要在周边区域开发租赁住宅,缩短人们生活点和职业点的半径,而且要多考虑适合于单身和小家庭住的房子。我去看了国外的很多CBD,它周围的房子都不大,所以在这些方面,陆家嘴的CBD规划是应该需要不断总结和更新的。


       (CBD需要解决:1.多考虑行人交通的功能化和便捷化2.实现人与人之间沟通效率、生活效率最大化3.考虑多数人能承受的中小型住宅和幼托所的配套4.缩短人们生活点和职业点的半径4.提升CBD楼宇质量和运营管理。)


二三线城市开发区最突出问题?


      现在二三线城市的开发区最突出的一个问题就是“太好大喜功”。首先占用土地面积过大,我认为如果作为一个新城区建设,二三十平方公里已经非常大了,但是现在这些开发区动则就是一两百平方公里,大量的土地资源因为没有有效利用而浪费。其实看待开发区的发展最简单的一点就是,你是否能把人长期留在这里?如果留不住,一切都免谈。按照我的想法,一平方公里如果按照1.5万到2万人的人口密度来算,一平方公里就需要一万套各类住宅,而这些房子的开发建造是非常费时费精力的。所以现在有些二三线城市的新城开发我觉得很可惜,他们虽然做了不少的绿化、艺术馆等设施,但本质上其实还是卖地经济,而并非真正在做城市化发展。所以我觉得开发区未来要走城市化道路,还是要“以人为本”,以最广大的居民利益出发,认真去研究和思考城市的功能和价值到底是什么。


     (未来二三线城市开发区必须要走城市化发展的道路,而且必须把城市发展和产业发展放到同一高度,这就倒逼开发区必须发展产业,走精细化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