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概而论行不通了!产业园区行业标准迎来巨变


作者:V 2020.04.14 10:23:27 阅读:983

     产业园区作为我国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肩负着推动产业发展、促进产业集聚、提升区域综合竞争实力等难以替代的作用。在新时代下,随着政策、产业环境的转变,对产业园区行业发展也带来了诸多影响。方升研究基于近年来对产业园区行业的研究与积累,制定了2020方升产业园区年度榜评价体系。为了保证榜单的公正性、开放性,方升研究希望有更多行业专家参与到榜单评价体系的制定、榜单的评选中来。


    借此机会,方升榜召开了2020年方升产业园区年度榜第一次主席团会议,方升研究邀请评审委员会主席团共同商讨制定方升榜评价体系。希望借助主席团各位大佬的行业经验、独到见解为产业园区行业制定一份能够得到公众认可、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榜单评价体系,从而选出引领行业发展的标杆企业。


  主团会议出席嘉宾


(按姓名首字母顺序排列)

1.png

   榜单评价体系初稿:链接2020方升产业园区年度榜评选正式启动!打造史上最强评审团!


主席团建议总结


(按姓名首字母顺序排列)


  • 高炜,评审委员会主席团执行主席


2.png

    1)简化评价流程

    不同的园区承载的使命、核心标准都是不同的,不能用一个复杂而庞大的标准去区分所有产业园区企业的好坏。我们需要细分类型,针对不同类型制定符合该类型的鲜明评价标准,最后得出细分的榜单。另外园区公司一般也是一个不动产公司,谁能把不动产玩的好,玩得转也应该是一个指标。


   2)评选的开放性

    方升榜此次的评选在行业内首次做到了透明、开放,但可以不局限于主席团,加大开放力度,让更多行业内的人参与进来,做到真正的倾听行业的声音。


    3)重过程,不重结果

    重视评选的流程,在调研、数据等方式的基础上让更多人参与进来,甚至是采用园区辩论形式在互动中达成共识,在交流中迸发思想的火花。让榜单变成一种水到渠成,而不是将所有的东西变成了过程不透明、不开放。




  • 顾学励,评审委员会主席团成员


图片1.png


   1)简化榜单评选

   产业园区榜单评选不宜做成一个复杂游戏,评选过程需要精准,但不宜复杂。我们需要通过榜单评价标准来为行业树立一个未来发展趋势。


    2)“因人而异”

    在评选过程中,用数据衡量企业能力的同时也要区分企业的类型,针对不同类型,选择不同数据指标。


    3)发现企业对于区域发展的价值

   现阶段产业园区对于区域发展的作用愈发明显,我们在评选过程中,在常规指标外,应该发现产业园区对于区域发展的引领和示范作用。优秀的园区可以带动区域经济发展,那么找到经济发展迅速的园区,他背后的产业园区运营商就是榜单所寻找的优秀产业园区运营商。




  • 蒯振宪,评审委员会主席团成员

3.png


   1)简化标准,细分类型

   细分产业园区企业类型,通过针对性、简易化的评价标准评选优秀企业。


    2)注重产业发展指标

    产业发展是产业园区的重要指标,榜单评价体系需要融入更多产业发展指标,例如:产业发展质量、产业发展速度、可持续性、创新性等。产业发展速度是评价产业园区当前质量的主要指标,而产城融合度则是衡量产业园区未来可持续性的重要指标。


   3)GDP论英雄

   GDP当然不是指单纯的GDP总量,而是GDP增速。无论是小型园区还是大型园区,优质的产业园区,必然能够保持快速的产业发展速度,那么GDP增速便是衡量产业园区最好的指标。




  • 梁椿,评审委员会主席团成员


4.png

   1)特殊时期,特殊标准

  在今年疫情这个特殊时期,可以融入一些个性化指标,包括:复工复产、特殊形势下的园区智力等等。


     2)制定价值指标

   方升榜应当引领行业走向,主动设定一些引领行业发展的价值点,通过评选为行业寻找到引领行业发展趋势的企业和标杆。例如:融入更多产业元素、产业园区服务与园内产业企业,我们通过园区内的核心骨干企业、产业集群效应、龙头企业等因素直接反应出产业园区对行业和对社会的价值。


    3)榜单的创新性

    关注企业数据指标的同时,区分数据对社会、产业、创新等层面的贡献。基于数据而又不局限于数据,针对不同主体、不同类型、不同模式,制定一套打破常规的评价标准。目前行业中涌现出了一批全新的运营商,他们拥有新型的运营模式、服务理念及团队。我们在发现龙头企业的同时,也能找到更多为产业做贡献的产业园区创新者,给予这类企业更多的机会与鼓励。




  • 徐凯,评审委员会主席团成员


5.png

    1)扩大评选外延

    产业园区的定义应当更加包容,现阶段对于产业园区的概念理解过于狭义,这一定义指的只是科研办公、标准厂房等业态。我们应当适当的扩大产业园区这一定义,产业园区的本质是服务于产业,那么所有为了生产做服务的物业都应该属于产业园区这一定义,如写字楼服务与第三产业、物流仓储服务物流产业等。


    2)重新定义持有及运营的价值

    产业园区有两类企业在为行业作贡献,一类是园区资产的持有者,另一类是园区的运营者。园区运营者通过专业化的招商运营能力可以为园区、区域作出巨大贡献,而资产的持有者因为国内的金融环境决定了持有者收益并不会太好,但需要承担巨大风险。双方同样在为行业、区域作贡献,但大家更多的是看到运营者的成绩,而忽视了持有者的付出。随着轻资产运营逐渐盛行,运营者与持有者将成为两种独有的商业模式,我们需要重新定义双方的标准与价值。


    3)区分评价标准

     产业园区行业内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之间差别较大,但同样的国有园区企业之间也存在巨大的差异。很多一二线城市天然的拥有区域优势,这是三四线城市无法相提并论的。我们应当根据不同类型的企业,制定不同的评价标准。




  • 杨小明,评审委员会主席团成员


6.png


    1)不同企业,不同标准

    园区和园区之间、开发公司和开发公司之间都存在巨大的差异性。产业园区企业可以区分为民营园区企业和国有园区企业,两者之间的商业模式是截然不同的。民营园区企业大概率以追求盈利为首要目标,而国有企业在开发运营过程中仍然需要执行政府的一些发展产业的诉求,其次才是是兼顾经济效益。公司对盈利各方面的重视程度不同,商业模式不同,区域功能不同,不太适用同一套评价标准,应当为不同企业,制定不同标准。


    2)政府使命决定国有企业未来发展

    国有园区企业未来发展前途取决于政府给他的企业使命。就使命而言可以分为二类:


    1)区域局限型:当园区开发完成后,受政府使命的局限性,转为该园区的管理服务者;


    2)区域拓展型:当园区开发完成后,同样收到政府使命局限,无法走出去,但是优秀的开发运营得到政府认可,持续增加园区面积,形成园区内的二次创业。当然这类模式同样存在局限性,面积不可能不停地扩张,需要企业自己培育硬性模式,支撑企业发展;


    对于国有园区企业来说,在做产业的过程中完全可以摸索城市发展的规律和载体建设的特定规律,同时地产也是有特性的,随着产业不断发展,地产资产的价值会不断提升,国有园区公司完全可以形成一批长期的固定回报的资产,这也是一种可能。




    经过此次主席团会议,方升研究果断地采纳主席团意见,对方升榜做出了巨大调整:


    1)针对主席团成员多次提及的区分评选主体,制定不同标准,方升榜此次将做出巨大调整,在保留往年《方升产业园区运营商50强》的基础上,并同时根据国控园区、科技园区、资产管理能力等不同细分领域制定相应的榜单。针对不同榜单制定不同标准的评价体系,产业园区没有统一的商业模式,但是针对不同类型的产业园区企业却存在统一的评价标准。


   2)在2020方升榜的评选过程中,方升研究将不遗余力地提升榜单的透明度、参与度,让产业园区同仁能够看到榜单评选的整个流程,也让更多产业园区同仁参与到榜单的评选中来。方升研究将陆续通过线上讨论组、线上直播、调查问卷、专家专访等形式,让产业园区行业参与并共同见证2020方升产业园区年度榜的诞生!


     方升研究相信,随着方升产业园区年度榜的开放性、透明度、参与度与细分性的提升,将引领产业园区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升榜的知名度与权威性也将会得到全行业的认可。这也将影响其他产业园区榜单做出同样的改变。



1-1.jpg